腊肉飘香
  昨天,廿八都的亲戚把一大包熏制的腊肉托朋友给我捎来。那香气浓郁、肉质细嫩、咸淡适中的腊肉,散发着浓浓的爱意,也唤醒了沉积心底四十多年的思念。

  小时候,在周村的深山区里,冬至过后立春之前,每家每户就忙着杀年猪、腌腊肉。母亲是做腊肉的能手,她先把猪肉切成手掌那么宽的长条,然后是炒腌料,把盐、八角粉、花椒粉、酱油等混合在一起炒熟,再把炒香的腌料均匀地涂抹在肉上。放进罐里腌上一星期,两天去翻动一次,腌料就基本渗透到肉内。七天腌期到了,就可用绳索或铁丝把腊肉穿起来,挂到太阳下或通风的地方晾晒数日。

  腊肉晾晒干了,就用松树球、锯木屑等来熏肉。熏肉是件很需耐心的活,火苗不能太大,不然就会把肉烧焦;而火苗太小,又起不到熏的作用。父母通常会在灶房里熬上一个通宵,才熏出肉皮金黄、肥肉冒油、瘦肉溢香的腊肉。我们看了,都忍不住想去撕一块下来塞进嘴里,“生的,不能吃。”小手被母亲打回,口水只能往肚里咽。

  山村泥墙瓦屋的屋檐下,都挂着一串串熏腊肉,那就是山区腊月里的一道风景。家中老小进出的时候,都要抬头看一看,不用说,高兴的笑容已写在了脸上。吃肉的时候,只需要把腊肉切成小块,洗净煮熟后,切成薄片,放在碟里,金黄透明、香气四溢。腊肉进嘴即刻嚼出油、变成渣,但肥而不腻、咸淡适宜、口齿余香。熏腊肉或冷盘、或红烧、或炖汤、或蒸煮,都是百吃不厌的家常佳肴。

  寒冬腊月,全家人围坐话家常,亲情融融。火炉上方搭一个叉架,挂上几串腊肉,油脂渗出,坠入炉火里,便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,顿时满屋飘香。

  老家的腊肉,不仅仅是味道,更是一种生活,犹如山村的民风——憨厚、纯朴。比起市区里的那些包装精美、价格不菲的腊肉,它少了华丽,多了朴实。

  老家的腊肉,山村的滋味,凝聚着亲人的挚爱。(谢义虎)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