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问茶  
 
  媚春光草草花花,惹风声盼盼茶茶。

  清明时节,空气中弥漫着各种淡淡的芳香。心静手闲、人暇兴幽的我,“平生于物之无取”,独爱“消受山中水一杯”。新茶的妙香、妙味、妙意呀,惹得我去云雾山中问茶了。

  仙霞山脉连亘秀拔,云雾烂漫,溪涧潺潺,好山出好茶,好水煮香茗。好茶山都隐逸在层峦叠嶂、风清气润的千余米青山中、岩石下、问阳坡、云烟里。吸天地之精华,藏一冬之地气,萌春日一芽心。无草气、土气、金气、火气;更无躁气、媚气、俗气。其香如木栗者,浓郁弥久,味鲜醇厚,可讨一杯十罗洋的“罗洋曲毫”,白毛泛青,有仙味;其香如百合者,清味淡定,可讨一杯裴家地的“江山绿牡丹”,青中嫩黄,有神味;其香如玉米者,回归淳朴,清净德厚,可讨一杯浮盖山的岩茶,有禅味。

 

  好茶需好人做。芽心是茶叶的精华,离开了茶树,生命就终结了。而做茶人用双手在手不离茶、茶不离锅、锅不离火的虔诚糅合下,赋予了她们新的生命。无论是最先进的工具还是最传统的操作,目的都是为了成就一杯好茶。茶芽们一次次死去又一次次重生,最后的一次涅槃,是经过一壶好汤水的冲泡,她们回复少女般的丰满、滋润、芳香。当喝茶人端起茶杯时,茶的生命在鼻腔里弥漫,在唇的亲吻下,得到了灵魂的清净和圆满。

  “竹灶烟轻香不变,石泉水活味逾新。”

  好茶当许配好水。人、水、茶的相互渗透和神交,才得以神清气爽,心正品雅。

  高山有好水,以山泉源头为上品,甘而芳冽,有真滋味,出源流远则味变。清而甘冽为中品。上品水味妙时,入口沉着,下咽时轻盈柔滑,调舌探之,空如无物,唯有甘香。

  浮盖山的里山寺,周围石如巨栋,原来有一个自然村,零星的山房卧于巨石下、参天古树旁,远观近探,如同仙人之居,幽可处休,窅可观妙。云烟悠闲,隙土油软,石也秀润。茶树被山民们星星点点地植于石缝间,终日和云雾岩石神交,孕育出的芽儿格外有精气神,每户只能采得春茶数斤而已,用于自饮待客或馈赠亲友。

  浮盖石叠,洞涌甘泉,芳冽软滑。茶是极好,水是上品,当止语慢品,慢慢悟了本性。古人有云:品茶而不味其性,爱山水而不会其情,读书而不得其意,学佛而不破其宗,好色而不饮其韵,可谓悲夫!

  阳春三月,爱茶人当步履茶山,追云逐雾,与茶农们共同劳作,与朝霞晚烟共舞;清明时节,踏青人当探访山村,息心乡野,讨一杯清汤绿叶,品味人间最高味觉,明白人生之甘苦,完全在那热气蒸腾的时光。禅茶一味,心茶一体,茶是处世态度,更是心灵的态度。清茶一杯有妙意呀!(王庆华)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