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江山,一说起馄饨,很多人都会想到石门馄饨。
 

  

  在寻找“最江山”的美食活动行进的途中,也总有网友小伙伴向我们推荐石门馄饨。
 

  今天,就随小编一起走进石门镇,品尝品尝这碗传承了四代人的手工馄饨吧!

 

  石门镇南街,有着一家不太起眼的店:它深藏在街尾,没有醒目的招牌,甚至没有一个合适的店名。

  但只要你问起镇里的人们:听说你们这儿有一家特别有名的馄饨店在哪呢?他们都会给你指出方向:喏,就是一直往前走,老牌手工馄饨那里!

 

  店铺的主人是毛庆祝,他今年58岁了。店铺其实也是他自住的家。

  寻访的这一天,凑巧他有空,边包着馄饨,边聊着天,毛庆祝的话匣子一刻也停不下来。

  他说,他从24岁开始跟父亲学做馄饨,至今已有35年。如今他的儿子也24岁了。

  而他的父亲则从13岁起就跟着他的爷爷学做馄饨了。爷爷是什么时候从太爷爷手上学到的馄饨,早已无从知晓,但这门做馄饨的手艺,却是一代一代,祖祖辈辈,世代相传了下来。

  经过四代人传承的这碗手工馄饨,在毛庆祝这里,依然保持着最原始的味道。

  他的馄饨皮是纯手工擀制的,薄如油纸,柔似绸缎,馄饨皮放到报纸上,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报纸上的内容。

  新鲜猪肉剁成泥,放冰箱里冷冻过再入陷,味道则会更鲜美细嫩。

  做馄饨的材料如此简单,但做馄饨的手艺却不简单。

  你看他一手持竹篾,一手捧馄饨皮,挑肉掐馄饨,手指翻飞,眼花缭乱,堪称是艺术。

  两三秒的功夫,一个白里透红的馄饨就包好了,一个个码在一起,甚是可爱。

  毛庆祝的馄饨配料只有三样:一小勺新鲜熬制的猪油,一勺酱油,几把葱花。再无其他。看似简单,却朴素纯粹。

  锅里水开了,馄饨翻滚入锅,漂浮在水面,不过五秒的时间,捞起,入碗,一气呵成。

  一碗热乎乎的手工馄饨就完成了。

  猪油在滚烫的清汤里,融化出淡淡芳香。馄饨和葱花漂浮在清汤上游泳。

  趁着热气舀起一勺,馄饨晶莹剔透,十分诱人。送入嘴里,更是有一股温柔温暖温润的味道荡漾在味蕾。

  毛庆祝对自己的馄饨很是自豪。他说,现如今,很难找出一家只专心做一样东西的店了。

  “父亲曾经对我说,做生意样数不用做多,只要能做好,一样也就足够了。”这句话对毛庆祝的影响是深远的,在他的店里,除了馄饨,再没有其他的商品了。

  而他的执着和专一,也给他带来了口碑和常客。

  “一开始没有店铺的,都是拉个木车摆摊做生意,也是在镇上,樟树弄头,卖了27年。”毛庆祝说,30年前,那时的馄饨1毛钱一碗,有天来了一位客人,说是江西德兴铜矿厂的工人,到江山出差,专程来到石门找馄饨吃。当时因为是木车推的流动摊,没有固定的地点,江西客人在街上来回走了四五趟才碰上毛庆祝,一见他就说:“江山石门的木车馄饨很有名的,我是特意来吃的!”

  类似这样慕名而来的客人数不胜数。除了江山本地人之外,湖南、江西等地的客人也会专程过来。

  毛庆祝说,墟日、春节、节假日的时候,客人特别特别多,而店里只有他和妻子两人,忙的时候,客人一般不排上一个小时的队,都吃不上一碗馄饨。

  妻子自己做的辣椒酱,也成为馄饨最好的搭档。

  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,毛庆祝要从早忙到晚。由于常年坐着包馄饨,他的驼背已经有些明显了。擀面做馄饨皮的工作也移交给了妻子。尽管身体不如年轻时了,但他对眼前的生活知足而乐观。

  “儿子在杭州工作,经常会打电话回家叮嘱我不要太辛苦,生意少做些,身体好才好。”毛庆祝说,馄饨手艺早已传给儿子,但儿子现在还年轻,应该去外面闯闯。

  懂事的儿子,贤惠的妻子,专一的事业。

  这一碗手工小馄饨,却是最平凡人家的小幸福。

 

记者:周丹丹

编辑:周丹丹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