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廿八都古镇,早已声名在外。

这个地处浙闽赣三省交界的边区重镇,

扼守千年古道,居民来自四面八方,

有着142种姓氏、13种方言,

历史形成的异域风采,让专家叹之为“文化飞地”。

就是在这调和着不同地域居民往来迁住的小镇,

对吃豆腐的形式,却有着惊人的共同爱好。

今天

小编就给大家介绍一下廿八都占据“半壁江山”的美食

 ↓↓↓

廿八都豆腐

 

  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这是诗人白居易作为食客在寒冷的冬日发出的邀请。

天气慢慢转凉,又到了可以就着红泥小炉吃豆腐的最好季节了。红泥小炉在廿八都有一个专用名字——风炉仔。“仔”在廿八都话里是小的意思,这名字既说出了红泥小炉炖的时候需要风的流通,又指出它是个小小的“炉子”。

天寒地冻的时节,围着这小小的风炉仔吃着热腾腾的豆腐,足以让冬日里的你,对这散着炭香味的廿八都名菜添上几分好感了。

而如果此时此刻你身边有三两亲朋好友,围着一锅风炉仔炖豆腐说上些热切的话,再给自己暖上一壶甜甜的廿八都米酒——一锅热乎乎的豆腐,加上后劲十足的米酒,佐以那些体己的话语,吃上几个小时,所有的味蕾都得到了满足,胃里被软糯温暖的食物填满。手是暖的,心,也是暖的。

在廿八都,几乎家家户户都备有这样一个风炉仔,分为两层,下面加炭,上面是一个大大的陶罐,这个份量绝对显出了廿八都人的气量。

陶罐里炖的就是热乎乎的豆腐,这豆腐是廿八都特有的豆腐,带着独特的豆香味,有着别的豆腐所没有的鲜嫩口感。只要家里有客人,这一锅豆腐是必不可少的:以廿八都豆腐为主料,配以排骨、冬笋。都是普通的食材,但越是弥足珍贵的美味,外表往往越是平淡无奇。

排骨的鲜香、冬笋的爽脆,而豆腐是温软的,这真是奇怪的组合。软的配上脆的、用排骨的鲜提出了豆腐内里的鲜,大概这就是味的相乘吧。木炭和陶罐都是慢热的,所以吃这锅豆腐绝对不能心急。

好吃的食物是最需要时间的,耐心等待才能提炼出最鲜美的味道,廿八都人比谁都清楚如何炖好这锅豆腐的奥妙。

文火慢炖后,汤汁饱含了排骨、冬笋的鲜香,已经烧红的木炭慢慢地煨着这一锅鲜香的豆腐,静候着,等待第一个气泡冒上来。看着红泥小火炉,仿佛穿越到了某个古老的年代,或者跨到某个古装片的场景中,再配上喝着的这壶米酒,自己就化身成了那江湖豪杰,一举一动都带着时间绵延的沧桑感。

等到“咕嘟咕嘟”的气泡冒上来,豆腐慢慢炖出一个个的麻洞,汤汁一点点被沸腾着的豆腐吸了个饱,排骨和冬笋在翻滚沸腾中愈加鲜香。

不用下筷,光看着,就让人心里觉得暖融融的,热乎乎的香气往鼻孔里钻进来,就忍不住要伸一筷子下去,尝尝这软烂鲜香的豆腐了。

这里也是历史上有名的“挑浦城担”的中转驿站,民国时期经仙霞古道的浙闽物流,在清湖和浦城之间流动。不管是在清湖码头卸船还是在浦城码头卸船,中间的旱路都必须由挑夫挑运。从清湖到浦城,一般需要四天,“鸡鸣秣马度仙霞”,廿八都一直是这些挑夫最重要的落脚点。而在一天赶路的辛劳之后,能够吃上一锅热乎乎的风炉仔豆腐,和同行聊聊沿途的所见所闻,应该是这些挑夫们一天中最惬意的事了吧。

廿八都人已经无法具体考证,红泥小炉豆腐的烧法由谁开创或从何传来,但又有什么关系?风炉仔一代代传承。人们用这土里土气的器具,把豆腐这种最普通的食材的色、香、味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“泥炉不上火,陶锅不走味。”每一个古镇人都会跟你说上一些风炉仔豆腐的精妙之处。

或许红泥小炉豆腐最暖心的地方在于,慢火细炖的过程中,朋友或家人轻语漫聊给全身心带来的那种幸福感吧。

食物是一种寄托,人们的脚步不停迁徙、不断流变,我们想要的,是冰天雪地里温暖的陪伴,因为有了陪伴,这平凡的滋味才会别样的暖。(刘艳萍)

 

 

 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