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时节艾馃香
  
  清明大概是一年当中最美的节气。江南的春天,杏花微雨人独立,桃花笑靥迎春风。房前屋后、溪边竹篱旁,花朵浓淡得宜,枝叶疏密有致;油菜花给田野铺满黄金,暖风里吹送着青草的气息。

  乡间的小径上,三三两两的女人们拿着小竹篮仔细地寻找着一种植物:艾草。这是江南特有的一种食材。《诗经》有云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”,这“苹”,说的就是艾草。嫩绿的艾草,如一群临水照花的女子,站在河岸,淡然又温婉地朝着每一位过客微笑,这微笑是《诗经》里最温婉的微笑。“彼采艾兮,一日不见,如三岁兮!”如此缠绵悱恻又热烈的爱、那念念不忘的爱人,竟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境,这思念里有艾草淡淡的苦、有艾草浓烈的香。原来《诗经》里的艾草是一丛青涩的爱情草,人们用它来寄托愁思、排解忧伤。而民间则是利用了艾草生温、熟热的药性,用它做食材。

  陌上青草绿如织,一片翠色连天。春风一吹,艾草临风而长,一丛丛、一簇簇,生机盎然、清香扑鼻。临近清明,艾草更是长势喜人。每年这个时节,全家老小无论多忙也会搁下手头的事情,回老家去做清明馃。大家提着竹篮到菜园边、田埂上或草垛旁,摘上一篮子的艾叶,煮青、去涩,放入石臼中捣碎;将上好的糯米和粳米兑好比例磨得细细的,和艾叶一起和成一个个青团;接下来就是调馅儿了。

  清明前后,春笋萌动,只要有竹的地方就有笋。山林里、溪水边,看到竹子,就有竹笋满地。以前粮食青黄不接的时候,竹笋是大自然最好的馈赠;如今,荤腥泛滥的年代,竹笋是春天给生活最好的调剂。剥去笋衣,将白嫩的笋肉切成细细的小丁,加上自家腌制的酸菜——笋与酸菜都是江南味道,一白一青、一鲜一酸,紧跟时令。和上新鲜的肉末炒好,拌上蒜叶末,竹笋的涩味被酸菜的酸味中和,只留下笋、酸菜、肉三者的鲜香和竹笋的鲜脆爽口,未尝已觉口舌生津。

  咸馅准备好,接下来就是甜馅了,一般用芝麻糖、花生糖为主。这也是一道复杂的工序,把芝麻用纱布仔细洗好、晒干,花生则剥壳、去衣,用文火焙炒后在石臼里捣成粉,然后在香喷喷的花生粉、芝麻粉里拌上白砂糖或者红糖,讲究的人家还要将生姜也炼成粉拌进去,这样吃的时候除了芝麻、花生的香味,还有姜的辛香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,将青团搓条、分剂、包菜。全家老小齐上阵,男人们也抛却了“君子远疱厨”的圣人古训,挽起袖子,颇有大干一场的势头,女人们则在自己包的同时不忘调侃一下他们的拙笨手法。江南人包的清明馃可谓是形态万千,三角形的、圆形的、月牙形的……功力不够的,将馃合成半月形,捏紧,两边一按,形成一个小拱门,就算大功告成了;而那些大神级别的高手,会将这小小的半月边,细细扭成一条精致的麻花小辫,拿在手上宛如艺术品。还有些包甜馅的,直接用馃印印上几个精美的图案出来。

  做好一笼就赶紧上锅蒸,大火十分钟就可以了。刚出锅的清明馃晶莹剔透、清香诱人,此时大家都放下手中的活,抓上一个塞在嘴里。咬一口,咸的鲜嫩爽口、甜的香甜软糯,即使吃完仍然余味无穷,口齿留香,这真是春天最好的味道。全家人在一起尝着这春天的馃子、说着春天的故事。清明节是一大家子在过完年后的第一次团聚。无论我们散落在何方,来自节日的美食,都成为了我们念念不忘的家乡味道。

  白落梅说,时间很短,天涯很远。一个春天就可以让艾草从初生到长成。人们行程匆匆,然而过节的气氛,却因了这一棵温暖的艾草,一点不曾减弱。(刘艳萍)

分享到: 收藏